'); })(); 牟“監管之利”失“平臺之責”毒APP的良心會痛嗎?-微媒體聯盟
自媒體

牟“監管之利”失“平臺之責”毒APP的良心會痛嗎?

字號+發稿時間:2019-10-08 19:02來源:作者:互聯網江湖 我要評論()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潮流文化的興起,為二手物品交易平臺提供了發展壯大的新機遇,在這個炒房,炒幣,炒鞋的瘋狂年代,粉絲們的狂熱催生熱門二手物品的暴利,并引發行業的混亂與無序,隨

 

 

潮流文化的興起,為二手物品交易平臺提供了發展壯大的新機遇,在這個炒房,炒幣,炒鞋的瘋狂年代,粉絲們的狂熱催生熱門二手物品的暴利,并引發行業的混亂與無序,隨著潮鞋熱度的進一步飆升,以毒APP為代表二手潮鞋交易平臺逐漸崛起,而球鞋二級市場的火爆,也為毒APP們帶來了資本的關注。

據公開資料顯示,在已有的7家球鞋交易平臺中,毒、nice、斗牛DoNew、識貨等4家在今年分別完成A輪、D輪、A輪、Pre-IPO等數論融資,其中,上海識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毒在2019年2月份獲得由普思資本、高榕資本以及紅杉資本中國共同注資的5000萬美元的Pre-A輪融資,并于兩個月后再次獲得DST Global獲得的A輪注資,金額不明。

作為資本市場的明星,球鞋交易平臺們的增長速度可以用瘋狂來形容,據易觀數據顯示,今年3月,毒APP的MAU已經突破140萬,預計2019年GMV將達60-70億元,而同為球鞋交易平臺的斗牛今年4月的GMV也已經逼近5000萬元,球鞋的暴利可見一斑。

一半是海水,另一半則是火焰,如此受資本青睞的球鞋交易市場,以及第三方平臺的高增長背后則是監管缺失下市場的無序與混亂。

假貨、維權、霸王條款背后,毒APP們的“監管生意”

事實上,據近期的國內媒體報道顯示,有相當數量的消費者在球鞋第三方交易平臺下單購買球鞋后收到質量存在問題的商品。

此前據工人日報報道,肖先生在毒APP上購買了一雙價值1392元的Air Jordan 7 Retro Barcelona Night(AJ7 巴塞羅那之夜球鞋),肖先生表示僅穿過一次進行拍照,8月17日肖先生再次穿著時,發現右腳鞋頭嚴重開膠,鞋幫與鞋面開裂嚴重。

隨后,肖先生第一時間反饋至毒APP官方客服,客服回應稱:“毒APP只是一個球鞋鑒定平臺,我們檢驗為真就已盡到平臺義務,個人賣家更是不具備三包能力,因此您的鞋子無法進行退換貨。”

而據國內另一家媒體中國經濟網報道稱,上海的陳先生在毒APP上購得的air jordan 1球鞋存在明顯瑕疵,并由此質疑毒APP出售假貨,陳先生對中國網財經記者表示毒APP并不承認假貨。而據陳先生在另一平臺的鑒定結果顯示,所得結果為假貨,陳先生再次請求業內知名玩家所得鑒定結果依然為假貨。

“退貨看似很容易,但在毒APP上”卻很難,一位消費者對媒體表示,此前其因在毒APP因球鞋尺碼太小而要求毒APP進行退貨,但是需要扣除89元的費用,至于這89元的退貨費用,毒APP給他的回復是,“其中包含商品鑒別服務費、物流打包費。毒平臺是第三方平臺,您下單時平臺收到商品鑒別是不收費的,退貨是需要扣除的。”

事實上,在毒APP的下單頁面上,重要的“買家須知”僅作為一個鏈接小標題置身確認訂單頁面的不顯眼位置。而對此,作為第三方平臺的毒APP確有未告知用戶的嫌疑,此前國內主流OTA平臺皆因類似的搭售行為被監管部門處罰。

 

 

筆者發現,據新浪旗下的黑貓投訴平臺顯示,目前已接受的關于毒APP假貨、售后等問題的有效投訴已達一萬件,其中也不乏由于平臺方的混亂無序導致的消費者權益受損,而在眾多消費者投訴中,也有部分賣家對于平臺的投訴。

在筆者看來,球鞋交易市場作為一個新興的二手物品交易市場,仍然存在者市場秩序匱乏,第三方監管力度缺失的“檸檬問題”,毒APP們也正是在政策監管缺失下,牟“監管之利”。

作為第三方交易平臺的毒APP,在火爆的球鞋交易市場中作為交易平臺方,勢必起到一定的秩序規范作用,與此同時,以鑒定師為基礎支撐的第三方平臺毒APP其本身為“規則定制者”也是售賣方,在利潤導向下從而打破雙邊市場的平衡,加劇市場的混亂和無序。

其次,在平臺經濟中,作為中間方的交易平臺本身除了鏈接買賣雙方之外,也事實上承擔起“信用中介”的角色,因而,當發生售后問題是,出于對雙邊市場的平衡和維護,平臺需要對售賣買方采取收取押金等必要保障措施,而實際上,二手球鞋作為價格浮動較大的商品,當其本身的溢價足以完全覆蓋賣家違約成本時,對消費者的保障手段形同虛設,而作為中介方的平臺與賣家則能毫無影響的獲得既得收益。

一錘子買賣之后,毒APP們將何去何從?

瘋狂之下的繁榮終將只是曇花一現的鬧劇,當球鞋本身淪為一種資本擷取利益的工具,風口過后,“對韭當割”的毒APP們也將迎來漫長的寒冬。事實上,當下以毒APP為代表的球鞋交易平臺的商業模式對整體球鞋市場有著“致命”的傷害。

以一雙在毒app掛牌出售的1000元球鞋為例,首先需要向平臺方繳納9.5%的服務費,也就是95元,然后還需要支付運費,以平均30元計算,也就是說,賣家想要賣出這雙鞋,需要支出125元的成本,此時,這雙球鞋的標價就至少為1125元,如果買家想要購買,再加上23元的快遞費,綜合價格就來到了1148元,也就是說,買家需要多付出148元才能買到這雙球鞋。

換句話來說,這雙原本售價1000元的球鞋,需要增加13%溢價才能保本,而假如這雙球鞋以1148元的價格賣出,那么在整個交易的過程中,除了必要的快遞支出以外,平臺方獲得了95元的收益,而賣家僅僅保本,買家則多付出近148元的成本。也就是說,在這場以毒APP為第三方交易平臺的生意中,買家多花錢,賣家不賺錢,平臺方作為中間商大賺差價的情況。

也許少數爆款限定的球鞋由于存在較大的溢價空間,足以覆蓋賣家成本,而由于稀缺性等附加價值,買家也同樣愿意付出高昂的溢價,這樣的情況下,買家賣家以及平臺方才能達到“三贏”的結果,但現實是,高人氣的限定款數量稀少,根本不足以撐起大規模的交易市場。

既然無法支撐大規模的交易市場,那么為什么毒APP還能“一家毒大”,原因無非兩點,一方面,隨著95后以及00后消費主力的崛起,在消費升級趨勢下,國內球鞋市場迎來了一次 爆發式增長,另一方面,由于國內假貨市場泛濫,精仿鞋肆意流通,國內市場對于真假鑒定有著極強的市場需求,而以毒APP為代表的APP整好迎合了這一需求痛點。

實際上,在毒APP們的迅速擴張下,已經形成規模化的第三方平臺在“中間商賺差價”的商業模式下,對國內球鞋市場的價格體系造成了一定影響。事實上,只有當差價在合理的范圍的區間內,雙邊市場才能有良好的秩序。

而如今的三方平臺,在鑒定需求下對買賣雙方形成了事實上的“壟斷”,而在高利潤空間下對賣買雙方實際上都形成了“擠壓效應”長此以往,也必將加劇行業的無序和混亂。當下的一錘子買賣久而久之,毒APP們作為第三方既沒有起到規范市場的正向作用,反而促使市場的畸形增長。

結語: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說到底,球鞋行業的上游依舊是品牌廠商們,當消費者們對于“爆款、限定”的營銷失去興趣,品牌廠商們策略改變,此時風光無限的第三方平臺們也將面臨寒冷的冬天,也許,對于毒APP們而言,如何在現階段逐漸探索出以雙邊經濟為核心,兼顧多方權益的商業模式,才平臺可持續增長的關鍵所在。

 

1.微媒體聯盟將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2.作者來稿可能會經微媒體聯盟編輯修改或補充;3.微媒體聯盟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作者和來源,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其法律責任。本站內容除非來源注明“微媒體聯盟(微媒體快報)”,否則均為網友轉載,涉及言論、版權與本站無關!

網友點評
海南飞鱼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