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怨夫”李國慶摔杯:互聯網大佬分手沒有體面?-微媒體聯盟
專欄

“怨夫”李國慶摔杯:互聯網大佬分手沒有體面?

字號+發稿時間:2019-10-10 22:52來源:作者:互聯網江湖 我要評論()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文:劉志剛@互聯網江湖主編

古有吳三桂沖冠一怒為紅顏,今有李國慶怒摔水杯懟發妻,至高至明日月,至親至疏夫妻,誠非虛言。

對于普通人而言,婚姻是一場大事,《詩經》里面有一句話,叫“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子于歸,宜其家人”。桃樹開花是一下子開得很茂盛,也很快地長很多葉子,結果也很豐碩。當女子出嫁看到這個景象,她就自我期許,嫁過去要讓人家旺三代。所以娶一個好媳婦可以旺三代,娶一個不好的太太會敗幾代?不是敗三代,是一敗涂地,從此就起不來了。

引車賣漿者流的婚姻尚且如此,巨賈富商體量大的婚姻,不管是結或是離,它引起的效應都是“天文效應”。

當當這對夫婦,像是一個前列腺患者,哩哩啦啦、若斷若續一尿就是好幾年。

“不是刺,根本不是刺”,當當網聯合創始人李國慶拿起桌子上的玻璃杯用力摔在地上。這一幕發生在日前李國慶做客《夢想家》訪談時現場,當時李國回憶了被俞渝“逼宮”的細節。

當當家的那點“破事”再一次被放到了“太陽”下。

千萬別跟丈母娘打麻將,千萬別跟伴侶合伙開公司

 

1996年,李國慶在美國認識俞渝,兩個人一見鐘情。同年10月,兩人即在紐約結為連理。

作為創始人,李國慶之于當當固然十分重要,只不過,李國慶自己陳述的這些成就最終還是敗給了自己的妻子,當當網現任董事長俞渝。

李國慶在當當網的“架空”是從去年1月份,當當發布組織架構及人員調整公告開始的。從此之后,李國慶在當當的話語權逐漸被削弱,俞渝則是大權在握。

李國慶和俞渝夫妻二人在經營理念和公司大小事務上長期意見相左,這已經不是什么新聞。比如曾經李國慶主張當當獨立上市,而俞渝則傾向于賣掉公司,這一度讓當當網失去了絕佳的資本助力機會。還有夫妻倆處理問題與交流的方式,都成為了影響當當決策的因素之一。

李國慶退出,也意味著在當當,這對“貌合神離”的夫妻檔也就此正式宣布解散。

隨后,迎來的便是李國慶對太太俞渝一輪又一輪的血淚控訴,似乎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拿出來講一遍,哪怕吃瓜群眾已經對他們夫妻之間發生的那點事爛記于心。

微博上曾經出現過這樣一個熱門話題:當代成年人的發泄方式是什么樣?缺乏聽眾,很多人選擇換頭像、刪朋友圈(或三天可見)聽音樂、逛街等等。而李國慶有了公眾人物這樣一個身份,似乎是有了向公眾宣泄自己情緒的近水樓臺,總能為自己尋找到足夠的聽眾。

公眾人物也是人,也有自己的情緒和感情,并且也需要適度的情感宣泄,但是否應該考慮照顧下公眾情緒?

今天,當人們以為李國慶又是老一套,在采訪中控訴妻子時。他舉杯一摔,再次吸引了人們的目光,就好像不同版本的金融武俠劇,每次翻拍,都會在“原著”的基礎上,增加了些新的“亮點”。但這次,他的情緒宣泄迎來的似乎不是公眾的同情,更多人表達的其實是對這一有些“怨夫”行為的指責。

既然如此,何不離婚?沒有了感情的枕邊人,就不能體面地分手?

尼采在《善惡的彼岸》中說過:如果情緒總是處于失控狀態,就會被感情牽著鼻子走,喪失自由。

如今的李國慶似乎就是如此,曾經互聯網江湖的一代梟雄,而今卻靠抱怨贏得公眾的關注,這多少令人有些唏噓。

“我當然不能原諒她,因為她是我老婆。”

都說千萬別跟丈母娘打麻將,而作為創業的前輩,這樣的李國慶似乎是在告訴今后的創業者們千萬別跟伴侶合伙開公司。

付出公司前程的“分手費”:上市有風險,離婚需謹慎

婚姻也好,合作也罷,似乎正如丘吉爾所總結的那句話:世界上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在今天優愛騰叱咤江湖的當下,誰還記得那個大明湖畔的土豆網?可每當我們談起創始人的婚姻問題時,總是不可避免的讓人聯系起多年前那個令人惋惜的土豆。

2005年4月,土豆網正式成立,成為全球最早上線的視頻網站之一,而它后來最主要的競爭對手優酷,其創始人古永鏘在當時還沒有離開搜狐總裁的位置。

在一年后的一次聚會中,土豆網創始人王微遇到了當時被稱作東方衛視十大美女主持人之一的楊蕾。楊蕾愛好寫作,曾開過專欄,出過散文書。而王微除了土豆網創始人這個身份之外,他還是作家與編劇。他在 26 歲創作的自傳性質小說《等待夏天》,曾被刊登于《收獲》雜志。

兩個文藝青年相遇相互吸引,自然有著不少愛好和共同話題,例如旅行。于是2007年在西藏海拔最高的寺廟,在二人攜手旅行的途中,王微用一張1元紙幣折成的紙戒指向楊蕾求婚。隨后,在8月19日兩人步入婚姻殿堂。

而在兩人戀愛婚姻的三年里,事業方面也是蒸蒸日上。土豆網完成了五輪融資,2008年4月更是完成了創紀錄的5700萬美元融資。

她和他,彼此闖進對方的童話世界里,一對金童玉女,這看上去童話故事般的開始,卻沒想到后面的波折磨難。

僅僅一年后,2008年8月,王微提出了離婚,但這并不意味著結束。在土豆網上市前夕,楊蕾一紙訴狀把王微告上法庭。

王微可能怎么也沒有想到他的這次離婚讓土豆網徹底跌落神壇。挺過了創業初期的艱難,克服了商業模式探索的迷茫與焦慮,跑贏了市場的規模化,卻因為創始人的婚姻破裂而中道崩殂。

王微的離婚風波使得其披露信息等方面出現問題,土豆也因此錯失搶先上市的時機,IPO被推遲數月,本來應該是在優酷之前上市的它也因此被優酷趕超。投資人對王微和他的團隊似乎也因此失去了信心,這為后來優酷土豆的合并埋下了伏筆。

王微在離開土豆之后,也重新拾起自己文藝青年的標簽,或許是他想起了當年《收獲》編輯曾經對他說的那句話:

“你當初就應該繼續寫小說,為什么要開公司呢,多浪費?”

只不過一切已經太遲了,后悔已經來不及,土豆也已經被優酷剝了皮,基本上淪為互聯網發展的一個過客,只不過今天在回想起時仍不免讓人對其扼腕嘆息。除此之外,還有就是那個“土豆條款”在創投界流行開來。

娶妻當如貝佐斯:少點抱怨,保留成年人的分手體面

1992年,麥肯齊去華爾街對沖基金D.E.Shaw應聘,而當時的面試者就是貝索斯,兩人隨后成為了同事。兩人都畢業于普林斯頓大學,麥肯齊學的是文學,而貝佐斯學的是計算機。一個是文藝青年,一個是理工男,但他們很快相戀并步入婚姻殿堂。

而在亞馬遜成立初期,麥肯齊也積極參與了亞馬遜的早期創業,和普通員工一,在簡陋寒酸的辦公室、地下室改造的倉庫、門板做桌子的會議室忙碌。在這一點上她與俞渝、楊蕾的經歷類似。

只不過在亞馬遜步入正軌之后,麥肯齊選擇淡出公司,除了陪丈夫出席一些公眾場合之外,很少拋頭露面,而這一下子就堅持了二十五年的時間。

而如今的亞馬遜也早已從一個賣書的網站發展到今天包羅萬象的電商平臺,并且通過云服務和物聯網技術走進越來越多的企業和家庭。

而在今年上半年,麥肯齊在Twitter上宣布,她和前夫杰夫·貝索斯(Jeff Bezos)已完成解除婚姻關系的程序,她將持有亞馬遜股份的25%。消息傳出,立刻引起亞馬遜股東、股票經理人以及全球無數吃瓜群眾的關注。

然而,事情的發展似乎無比平靜。這次離婚使得麥肯齊成為全球第四富有的女性,沒有像王微與楊蕾那樣對簿公堂,也沒有像楊國慶和俞渝沒了感情不分手,而且還到處抱怨抹黑。股票的微微波動,但隨著一則婉轉表達感激的離婚聲明也恢復到原來的水平,因為二人的離婚財產分割協議不會影響亞馬遜的未來業績和公司控制權。

要知道,貝佐斯出軌在前,麥肯齊有足夠的理由去社交平臺上去控訴、去撕逼、去爭取更多的利益,甚至放棄自己成為全球女首富的機會。但在整個離婚過程中,她沒有公開指責貝索斯婚內劈腿,更沒有貪戀巨額財產,貝索斯和麥肯齊在這份聲明中稱:“我們現已決定離婚,將來還是朋友。”

小孩子的世界里只講對錯,成年人的世界只講輸贏,尤其是那些在商言商的互聯網大佬們,而李國慶和王微的經歷證明似乎就是如此。但通過貝佐斯和麥肯齊的離婚似乎告訴我們,互聯網大佬離婚原來還可以那么體面。

電影《前任攻略》除了火了《體面》這首歌,還引起了一波話題討論:就是手撕前任到底是一種什么體驗?網友們說:“撕的是他,痛的是我。”

無論是當當還是土豆,無論是李國慶俞渝還是王微楊蕾,又何嘗不是如此?從個人到企業,全輸。尤其是對于李國慶而言,話說三次也就淡了,這次是摔杯子,以后呢?接著換花樣控訴妻子?區塊鏈也好,其它項目也好,未來李國慶還是把精力放在正事上吧。

科技自媒體劉志剛,訂閱號:互聯網江湖,微信號:13124791216,轉載保留作者版權信息,違者必究。

1.微媒體聯盟將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2.作者來稿可能會經微媒體聯盟編輯修改或補充;3.微媒體聯盟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作者和來源,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其法律責任。本站內容除非來源注明“微媒體聯盟(微媒體快報)”,否則均為網友轉載,涉及言論、版權與本站無關!

網友點評
海南飞鱼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