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聯手美國做空機構,坑同胞竟如此不遺余力?-微媒體聯盟
專欄

聯手美國做空機構,坑同胞竟如此不遺余力?

字號+發稿時間:2019-10-10 21:57來源:作者:小咖科技 我要評論()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周杰倫新歌《說好不哭》發布兩周之后,在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旗下三大平臺總銷量已突破1000萬,同時它也創下了騰訊音樂平臺歷史最高的銷售額,助推騰訊音樂股價在美股盤中連漲兩日。

然而,剛進入10月,在美上市的中國音樂第一股騰訊音樂就遭遇了“集體訴訟”,隨后這場“鬧劇”便被扒出為臭名昭著的美國律所與做空機構配合,以起訴中概股企業謀奪暴利的慣用套路。

據悉,在代理律師所名單中,Glancy Prongay & Murray LLP、The Schall Law Firm、Levi & Korsinsky、 Rosen Law Firm、Robbins Arroyo LLP、Pomerantz Law Firm等,早就是專門打擊中概股的“專業戶”了。

這些華爾街餓狼,只要聞到金錢的味道,就會不擇手段地往前沖。近來中美貿易關系緊張,資本市場也不見回暖,騰訊音樂接連遭遇夾擊,到底是“中美貿易戰”還是有人“背后捅刀”?一條媒體調查顯示,此次事件或有幕后黑手。

從調查結果來看,眾多網友將懷疑對象指向了網易云音樂。網易云音樂和騰訊音樂的“愛恨情仇”已經成了老生常談,一直以來都頗受外界關注,而近來不論是騰訊音樂還是網易云音樂,都市場動作頻頻,這背后涌動的暗流又有多少陽謀、陰謀?

在周杰倫《說好不哭》引爆朋友圈之時,網易云音樂躺槍,“無版權打包售賣周杰倫歌曲”的事件又被網友拎出來了,甚至還有網易員工在脈脈平臺上要自家公司“爭點氣”。

出售資產、融資,成了網易今年以來的“主旋律”,去年底出售漫畫業務給B站,今年9月,網易考拉作價20億美元賣給阿里,網易云音樂融資續命……

時間拉回2013年,網易云音樂成立之初,恰逢中國音樂市場盜版猖獗之時,版權商和音樂制作人苦不堪言,卻為網易云音樂野蠻生長創造了良機。直到2015年,國家版權局盜版禁令,數字音樂市場終于正版化,在2017年,中國音樂市場從99%盜版率,轉而實現96%正版率,受到全球矚目。

也正是此時,網易云音樂陷入了版權危機,先是1%量級的歌曲被下架,又因多起侵權事件被起訴,涉及藝人包括吳亦凡、蘇打綠、謝娜、尚雯婕等,在迅速發展的背后,是眾多打版權擦邊球的行為,例如未經授權內容以UGC形式上傳,沒有版權的歌卻采用cover版翻唱的形式上架,當然還有“400元打包售賣盜版周杰倫歌曲”的無底線行為。

但網易云音樂所干的破壞規則的事并沒有就此打住。國家版權局在推進正版化的同時,也積極推動音樂平臺間的轉授合作,轉授權曲庫共享早已高達99%,為促進音樂平臺差異化發展和保持市場良好競爭而保留了1%的政策。

就在獲得各音樂平臺轉授權之后,網易云音樂卻在去年天價采買華研獨家版權,蝦米2000萬2年的華研版權被網易3年5億翻了8倍獨家采買,然后翻倍轉授。原本有望有效破解版權混戰的轉授權模式,卻成為網易云音樂謀取暴利的途徑,綁架用戶付出更為高昂的聽歌費用,對于剛剛起步的中國音樂產業也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然而,那些損人不利己的事兒,網易云音樂干起來孜孜不倦。

去年底騰訊音樂于紐交所上市,Q2財報顯示,2019年,其平臺一季度在線音樂付費用戶數為2840萬,同比增長了27.4%;截止二季度,在線音樂付費用戶數已提升至3100萬,同比增長33%。

此前就表示已有IPO內部時間表的網易云音樂,本有望成為網易系首個獨立上市的公司,然而,出乎大部分人預料的是,這一位置卻被網易有道所取代,又為網易云音樂的上市夢蒙上一層陰影。

在用戶紅利見頂的大趨勢下,音樂平臺間形成存量競爭關系。內容服務敵不過騰訊,上市路受阻,網易或不得不利用其他手段,賣弄情懷,綁架用戶,被指為此次集體訴訟、反壟斷謠言等的幕后黑手,恐不是網友的無端揣測吧。魯迅先生《紀念劉和珍君》中寫道:“我向來是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中國人的,然而我還不料,也不信竟會兇殘到這地步。”

1.微媒體聯盟將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2.作者來稿可能會經微媒體聯盟編輯修改或補充;3.微媒體聯盟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作者和來源,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其法律責任。本站內容除非來源注明“微媒體聯盟(微媒體快報)”,否則均為網友轉載,涉及言論、版權與本站無關!

網友點評
海南飞鱼彩票下载